上海推动托幼一体化呵护“最柔软群体”

2018/11/30 10:31:27    来源:文汇报    作者:樊丽萍 张鹏    选稿:蒋昕婕

  

  普陀区管弄新村幼儿园,托班的幼儿与老师做游戏。(管弄新村幼儿园供图)

  ■今年上海新开办幼儿园53所,可扩充幼儿园办学规模722个班级。市教委、市妇联还将协同多个职能部门,开设社区托育点、市场化托育机构和企事业单位福利性托育点

  ■继连续两年将普惠性托育点建设纳入市政府实事项目后,“新增50个普惠性托育点”也将纳入2019年市政府实事项目。上海还相继推出提供场地、减免租金、以奖代补等“真金白银”的政策支持,增强托育机构举办者的“获得感”

  今年9月,普陀区管弄新村幼儿园迎来23个不足三岁的小毛头,这是该幼儿园首次尝试开设托班。而距离这里仅800多米的普陀区童星幼儿园,22名不满三岁的幼儿,也成为幼儿园的新面孔。

  挖掘自身潜力,扩大入托容量,今年上海在探索普惠性托育场所建设方面可谓“火力全开”,仅普陀区就有20多家公办和民办幼儿园增设托班,满足了700多个家庭的托育需求。

  让更多幼儿“幼有所育”,呵护“最柔软的群体”,继今年4月28日上海市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后,目前,本市正遵循“政府引导、家庭为主、社会多方参与”原则,不断拓展托育服务覆盖面。

  记者近日从市教委获悉,为提供更多普惠托育服务,本市正推动托幼一体化,鼓励符合条件的公办、民办幼儿园开设托班。

  据悉,今年全市新开办幼儿园53所,可扩充幼儿园办学规模722个班级。另一方面,市教委、市妇联还将协同多个职能部门,开设社区托育点、市场化托育机构和企事业单位福利性托育点。

  全国面向0至3岁婴幼儿的托育服务体系构建刚刚起步。有理由相信,今天上海的率先而为、主动探路、摸索经验,在全国范围内也将具有重要示范意义。

  创新机制,上海为60万0至3岁婴幼儿构筑一张托育服务“大网”

  上海0至3岁婴幼儿总数目前在60万左右,从婴幼儿成长规律看,这一阶段的孩子以家庭养育为主。但眼下“全面二孩”时代,催生出越来越多城市家庭的托育“刚需”。

  据市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上海正在推进的三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,以普惠为导向,同时进一步加强对家庭科学育儿知识的指导。另一方面,为满足不同家庭的多元需求,扩大托育服务的有效供给,市教委正会同相关部门协同调动社会力量,构建多形式、广参与的托育服务体系。

  闵行区最新统计显示,该区65所幼儿园今年已开设117个托班——较之2017学年增加20个托班、525个入托名额,共解决2340名二至三岁幼儿的入托需求。根据规划,该区今明两年将开建11所幼儿园,增设29个托班,预计可新增580名三岁以下幼儿的入园名额。

  一批市场化托育机构也陆续亮相。目前,本市已有35家合法登记备案、已发放告知书的托育机构。黄浦区俊星托育园正是在这一背景下“新生”的托育机构。目前,该托育园开设三个托班,已招收40名三岁以下幼儿。

  黄浦区五里桥社区托育点是由市妇联、市教委和五里桥街道联手建设的“公建民营”式托育点,今年10月开始运营。类似的40个纳入市政府实事项目建设的社区幼儿托管点眼下正陆续通过检验。更多企事业单位楼宇为职工举办的福利性托育点也在相继酝酿推出。

  “真金白银”政策支持,增强托育机构举办者“获得感”

  继连续两年将普惠性托育点建设纳入市政府实事项目后,“新增50个普惠性托育点”也将纳入2019年市政府实事项目。上海还相继推出提供场地、减免租金、以奖代补等“真金白银”的政策支持,增强托育机构举办者的“获得感”。

  黄浦区五里桥社区托育点主办方、爱绿教育集团副总经理章苗苗告诉记者,该托育点由五里桥街道免费提供场地,市妇联承担装修和设备添置等费用。多方共同扶植下,托育点收费标准控制在每位幼儿每月3000元,而同等条件的民办托育机构收费为8000元至1万元。

  为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机构,市教委还牵头建设区级托育服务指导中心,搭建“上海市三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信息管理平台”,公开申办流程,开通“一网办”功能,最大限度为举办者提供便利。静安区托育服务指导中心主任李翠芳说,顺利的话,托育机构申请者通过资质审核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半月。

  抓住机遇迎接挑战,科学匹配托育资源和家长需求

  营造共同承担社会责任的良好氛围,实现供需精准匹配,上海在循序渐进推进托育机构建设的过程中,还有更多挑战需要面对。

  普陀区童星幼儿园和管弄新村幼儿园今年之所以能够顺利推出托班,一个客观原因就是,这两所幼儿园所处的石泉街道不属于人口导入区。童星幼儿园园长吴丹分析,近年来,区域内不少房屋动迁,年轻人结婚后也有部分离开社区。在这种背景下,两所幼儿园今年小班招生人数较少,因此有条件试点开展托班服务。

  教育专家认为,要让托班设置从目前的“试点”走向今后的常态化,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是,要对周边适龄儿童数量提前排摸,动态调整区域内不同幼儿园之间的托班设置安排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眼下部分社会办托育机构招生名额并没有用足。原因之一是,这些机构开办时间相对较短,社会知名度不高,部分托育机构和家长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。同时,收费标准也是影响家长选择的重要因素。

  “下一步,我们将探索科学合理地匹配托育资源和家长需求。”市教委托幼工作处负责人颜慧芬表示,举办托育机构考验的是主办方的智慧,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。上海将在加大政府引导、助力家庭养育、增强多元参与、严格规范监管等方面进一步建立长效机制。

  另据了解,根据正在加紧研制的第四轮《上海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(2019—2021)年)》,新建、改扩建的90所幼儿园需配置托班,鼓励公办、民办幼儿园创造条件开设托班,同步对开设托班的公办、民办幼儿园加大政策支持力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