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壹字读书会":青年作家谈海派文化

2018/7/6 13:13:08    来源:东方网    作者:静安区文明办    选稿:蒋昕婕

 

    6月30日下午两点,第十一期"壹字读书会"在静安文化馆6F多功能厅成功举办。此次邀请到的嘉宾是上海青年作家复旦大学中文系讲师——张怡微。

  海派小说的追忆与追逐

  在话题一开始,张怡微讲述,当她从"海纳百川、追求卓越、开明睿智、大气谦和"的16个字里面,去选一个关键字作为主题的时候,她选了一个"追"字,她没想到的是,壹子读书会来过这么多期嘉宾,还没有人选过这个字,她个人还是非常兴奋的,而且记得张国荣也唱过一首歌《追》,所以就更喜欢这个"追"字了。书房君也记得里面有句歌词写的就是"一追再追,只想追赶生命里的一分一秒。"

  海派文化的前世今生

  张怡微虽然生长在上海,但要是让她阐述上海具体的精神或品质是什么,她依然会说不好。张怡微提到"上海的文化在全国范围内的评价也是很复杂,就是我们自己知道自己是怎样的,我们自己有数,我们有上海的体贴。"

  随手举了电影《芳华》里面女主角,在电影里她害了男主的一生,后来出国后整个变胖,展现出来的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上海女人形象。

  海派这个词是由上世纪30年代沈从文、鲁迅的一场笔战,海派显然是一个相对于京派而言的,是一个文学流派,就是他们争论的焦点在上海文化的通俗品味和商业性,而京派大多是写实文学。

  "当谈到海派这个词的时候,最初是一个批评的词汇,实际上它包含了两种审美取向,一种就是类似于《子夜》为代表的左翼的批判都市文化的传统,另外一种是繁华和腐朽同在的现代性传统,但是现在海派慢慢变成了一个很中性的概念,当我们说到这个人很海派,至少不是以批评的立场出发的,而是代表一种文化风范,代表上海的、时髦的离世界更近的这样一个作派。"

  "很多小说当中,金钱是被故意忽视的,好像因为不在乎钱才能把小说的品格拉高到一定的程度,但是海派小说里面,钱都是很重要的,钱一个外来的力量,是一个评判的标准,是一个危机发生的前兆,所以这也是一个比较真实的状态,所谓的有质量的商业。对于这个问题,是值得所有人去思索的。"

  追逐——长恨歌里的人物及延伸

  《长恨歌》作为海派文学的代表作,张怡微在这里做了一次比较深入的讲解交流,从外界的评价到笔下的故事人物。在读书会现场,张怡微提出了作家写小说的时候并不一定会认可他所写的人物,甚至可能会颠覆掉。有一次谈话里面王安忆讲到"《长恨歌》里面的人物都不是我真正敬爱的,但是我又在写他们,最后才写这么一个反讽的生活。"

  《长恨歌》这个小说是我们所谓的海派文学的一个代表作,1994年写完,1995年在中山杂志发表,刚刚出版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关注,可是2000年之后,突然赶上了所谓的怀旧热,然后重新映入大众的视线,从而为人们所熟知。

  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女儿,每天早上后弄的门一响,提着花书报出来的就是王琦瑶,下午跟着隔壁留声机哼唱四季歌的就是王琦瑶,结伴到电影院看费雯丽主演的乱世家人是一群王琦瑶,到照相馆去拍小照的则是两个特别要好的王琦瑶,每间偏厢房或者亭子间里几乎都坐着一个王琦瑶,所以大家如果读第五小节会发现王琦瑶不是一个人,她是一群人,大家都是王琦瑶。

  那怎么来形容王琦瑶这个人呢?无论是"世故中有天真,张狂里见感伤。"还是"烟世媚醒、香风阵阵的坏女人",特点就是长着新女性的外观,但是心底藏着旧女性的期待。


    张怡微通过讲述市民生活有非常多的乐子,穷人有穷开心,这些日常细琐小事是没有人要听,但是在文学上它是有意义的。当人们把他的真实生命、金钱、感情倾注到这些小事上,这就构成了人们心灵生活很重要的底色。